行业新闻
COMPANY NEWS
疫情回忆的日记
发布日期 : 2020-04-21编辑 : 杏耀平台 浏览次数 :
  小毛说,很多人都是,即使是我们这里,也有不少从武汉回来过年的。
  我说,一开始并不知道,现在知道了该怎么办?
  这个问题是没有答案的,也没有人可能会给出答案。
  吃饭的时候,我说,辛苦的是那些医生护士,还有军人。
  小刘说,本来就是这样。
  我说,解放军并不欠我们什么,却每一次出现困难,都是军人冲锋在前线。
  小刘说,有一个歌词说得好,“谁叫咱是当兵的人”。
  小毛说,还有警察。很多时候,我们都是可以安心地看着电视,都是因为有警察的存在;这是我们治安的保证。
  小刘说,尤其是现在。
  小毛说,还真是;如果没有他们的管控,不知道会怎么样了。
 
  很快,下午下班了,就和小毛一起出门。
  因为是春节期间,公交车的行程时间,并没有准时准点,这很平常日子是不一样的;而且,毕竟我们这里是小城市,不太可能会保证时间的准确些;还有,公交车司机的行为,也是可以理解的,毕竟是过春季,没有几个人坐车的,也不知道水坐车;所以,会轻易地就把我们“忘掉”;迫不得已,我和小毛只能是早一点走,等在了路边。
  上了车,看到车里面已经有了两个人;加上我和小毛,一共四个人。
  我说,这样真的是清净。
  小毛说,过年了,很多人都不愿意出门的,都在家过年;像我们这样上班的人,是很少的。
  我说,这样上班也是很不错的。
 
  下了公交车,路上并没有几个行人,都是在家过春节的。回到父母家中,天色依旧是大亮着。
  我看到只有父母在家,就问了一下孩子的去向;因为孩子的妈妈也是今天上班的,所以不可能会在家。
  母亲告诉我,孩子被大姨姐家的孩子接走了,去他姥姥家。
  我很奇怪,说大年初一?
  母亲并不满意,说在这里,老是玩电脑。
  我说,小孩子,玩电脑就玩一会儿;再说,过春节了,玩玩没有什么的。
  母亲说,你老是这样不管孩子。
  我说,小孩子就是玩的,不出大格就可以。
  母亲说,是他妈让你连襟的孩子过来接走的,面对在这里玩手机。
  我没有继续说什么。实际上,很多次,我和父母、还有孩子的妈妈等人,对于教育孩子的观点,都是发生冲突的;对于母亲和孩子妈妈来说,孩子就是学 了学习,还是学习;就应该是吃饭学习,睡觉学习,没有任何的游戏时间。这样教育出来的结果是什么?书呆子?还是没有任何用处的废物?
  曾经看过这样的人,也接触过这样的人,除了学习,连最起码的自理能力都没有;可以说,在社会上的生存能力,基本是零。他们的结局是什么?
  我不想说具体的例子,这方面的事例是很多的,可以说不胜枚举。我并不希望我的孩子是这样的人,最起码不是和社会脱节,而是和社会保持一致。看手机,玩电脑,都不是大事情;比如说电脑,就可以让孩子练习打字,甚至是可以去学习编辑程序之类的,并不是一无长处。
  如果我说出这样的话,免不了和母亲又是一番争论。
  也就坐在电脑前面,开始着发文字的;这是我的爱好。
  因为是春节,父亲并没有出去溜达,转一转,或者是下象棋;只能是在家里,和母亲一起看着电视。电视里面,依旧是昨天的晚会。
  母亲说,晚会没有什么新意。
  父亲说,就付看吧。
  我知道父母是为了打发时间,所以并没有过于在意。
 
  晚上,并不习惯在母亲家里面睡觉,所以还是回我自己家睡觉。

Copyright © 2014-2016 杏耀平台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8286号

MAP地图|百度地图|RSS图

友情链接: